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报道

新闻报道

百年杨家祠 镌刻红色记忆

来源:广州日报 发布时间:2019-03-12 17:09:58 访问量: 【字号: 打印

曾是广州早期中共党组织活动旧址走出了华南地区系统传播马克思主义“第一人”杨匏安

工作人员在修复壁画。

修缮中的广州杨家祠。

杨家祠门头上的壁画《东波笠屐》。

杨家祠门头上的壁画《雁塔题名》。

广州文化拾遗

在广州的闹市街头,广州早期中共党组织活动的旧址杨家祠“藏身”在一家老国企的大院内。这里曾是宋代杨家将后裔迁至岭南后在广州所建的杨氏子弟到省城考取科举的邸舍,更重要的是,这里还走出了华南地区系统传播马克思主义“第一人”杨匏安。杨匏安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他的住所杨家祠就成了党的活动据点,党早期的许多会议都在这里召开,周恩来、瞿秋白等党内重要人物都曾在杨家祠留下足迹。如今,杨家祠已着手开始修缮恢复原貌,即将在5月初开门迎客。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申卉、廖靖文、张姝泓通讯员张晓思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邱伟荣

统筹/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嵇沈玲

杨家祠旧址将被打造成红色宣传基地

早在2014年,广州日报就开始关注杨家祠的保护问题。当时,本报对广州杨家祠早年失修的情况作了详细报道,呼吁有关方面给予关注,让杨家祠尽快恢复原貌。去年12月,广东省人民政府决定修复该旧址。今年1月,杨家祠顺利移交广州农讲所旧址纪念馆,迅速开展清拆、修缮、布展等工作。农讲所纪念馆保管部主任孟育东介绍,目前主要工作是先修缮好留存的前座,修缮工作主要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将把杨家祠打造成一个红色宣传基地。杨家祠开放后,可作为党员干部宣传教育活动基地,举行党员活动、党组党日等主题活动。常设展览将主要介绍杨匏安在广州这十年的经历,杨家祠作为红色据点所发挥的作用,介绍曾到杨家祠参与活动的党早期重要领导人的故事,如周恩来、陈延年等人。

记者走访:

曾是杨氏子弟的科考邸舍后成早期党组织活动据点

很少人知道,在广州闹市区的越华路上藏身了一座有着光荣历史的百年祠堂“杨家祠”。穿过林立的商铺,走进一条无名小巷,记者发现,越华路116号省轻工业厅大院的自编第五栋原来是一座祠堂,它不仅记录了一个家族的历史,也走出华南首个马克思主义传播者杨匏安。这里原是香山县(今珠海市)南屏北山杨氏家族在广州设立的宗族祠堂,是参加科举考试的杨氏子弟在广州读书的邸舍,如今被称为“杨家祠”,又名“泗儒书室”。

杨家祠始建于清代,坐北朝南,前后两进,当时祠堂西边为杨家祠道,紧邻两广部堂(现广东省民政厅),东边为新丰街,前邻司后街(今越华路),后边是兵营。前座面阔13米,进深9.5米,前后座都有带阁楼的耳房(正房或厢房两侧连着的小房间)。

事实上,自修建以来,杨家祠与周边大小马站的许多书院祠堂的功能相似,主要是让到省城广州赶考的杨氏子弟有个落脚的地方。1918年初,杨匏安举家迁居杨家祠,这里成为大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的一个重要的红色据点。杨匏安牺牲后,其妻子吴佩琪携子女由上海迁回杨家祠居住。

早在1921年的历史地图上,就已经注有“杨家祠”。可惜的是,如今,杨家祠的草坪和后座都已不复存在,仅余前座。虽然还是叫“祠”,但从外观看,只是一栋普通的平房而已。目前,杨家祠已经开始围蔽进行复原修缮,预计今年5月正式对外开放,届时市民将能看到杨家祠的原貌。

据广州农讲所纪念馆陈列研究部主任、副研究馆员王国政介绍,杨家祠最重要的是其红色历史价值。杨匏安是华南地区系统宣传马克思主义的“第一人”。广东最早的中共党组织成立时没有具体的活动地址,由于杨匏安和杨章甫都是广州的共产主义早期组织成立之后的第一批党员,所以杨家祠变成了一个主要活动据点,为发展重要的党团干部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共广东区委和团委的很多重要会议都是在此召开的。国共合作实现后,周恩来、陈延年等同志经常在杨家祠开会研究工作。瞿秋白翻译《国际歌》后,常常与杨匏安在这里交流思想,廖仲恺等人也常到杨家祠拜访。

20世纪20年代,广州的共产党小组成立后,杨家祠办起了“注音字母训练班”,杨匏安、杨章甫、谭平山、谭植棠等人都当起了教员,虽然他们教的是注音字母,但注音的内容却是进步文章、书刊。他们还教唱《国际歌》,利用讲课、唱歌来进行革命宣传。因此,杨家祠开办的注音字母训练班,成了掩护党组织活动的一面招牌。“杨家祠为党提供了一批重要的干部,后来著名的革命烈士阮啸仙、刘尔崧、周文雍等都曾经在这里接受过训练。”王国政说。

有段古:共产党员报考黄埔军校先到杨家祠报到

1918年,杨匏安迁居到广州,在广州生活了10年,其中和堂叔杨章甫一家人在杨家祠住了7年。刚到广州的时候,杨匏安在私立时敏中学任教,兼任《广东中华新报》记者。从1919年5月到同年12月底,杨匏安为《广东中华新报》写了近10万字介绍马克思主义以及社会主义的文章。党史研究专家谢燕章生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更是直言:“杨匏安烈士是我国马克思主义传播先驱和中共早期杰出的革命活动家,是与李大钊齐名的重要人物。”

“五四”运动开始后,杨匏安翻译了日本早期共产主义者的著述,并于同年写成了包括《马克思主义》在内的《世界学说》,与李大钊的著名文章《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基本同时 问世。所以说,杨匏安是我国南方最早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先驱,后人往往将“北李”和“南杨”并称。

王国政告诉记者,杨匏安与毛泽东、周恩来、陈独秀和谭平山等人都有交集。“杨匏安在国民党中央组织部任职时,与时任国民党农民部部长、共产党另一位早期党员林伯渠一起签署了一份文件,内容为任命毛泽东为农讲所所长。”杨匏安牺牲后,周恩来把他的子女送到延安学习成长,并走上革命道路。

周恩来还用“为官廉洁,家境清贫”来概括杨匏安的品德并以此教育党员同志。杨匏安烈士的儿媳、广东省名中医何广贤告诉记者:“1923年,根据中共三大决定,杨匏安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曾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代理部长。当时他一个月的薪金就可以买田买地,但他把绝大部分的钱都交给中国共产党作活动经费,只留下极少的一部分作为家用。省港大罢工时,杨匏安任广东政府财政部的代表,管理大量钱财均一尘不染。”

据王国政透露,杨家祠对外开放后,将在杨家祠展出1925年中共中央发出的第62号通告内容。“这份通告讲述了当时广州黄埔军校拟招收3000名入伍生,要求各地选择年轻的共产党员到广州报考黄埔军校,通知中要求各地党员持介绍信先到杨家祠向杨匏安报到,然后由杨匏安推荐至黄埔军校。可见杨匏安在党内的政治地位。”

意外发现:灰色水泥砂浆层竟是清末水墨壁画

今年1月,杨家祠重新启动修缮之际还发现了一个意外惊喜。在杨家祠门头,有几处相当精美的传统壁画。“由于壁画的表层涂了乳胶,从外观看以为只是灰色水泥砂浆层,没想到,湿洗后发现上面原来是被灰沙蒙住的传统壁画。”广州农讲所纪念馆保管部副主任孟育东惊喜地说。目前,文保工作人员正在紧张地对这几幅壁画进行修复,现场的工作人员用喷枪将药水慢慢地注射到壁画上,将乳胶一点一点清理干净,渐渐地,墙壁上的墨色山水才荡漾开来,让人看到壁画本来的清晰模样。

绘制壁画时,为防止颜色脱落和风化,颜料里会加入一定比例的桃胶或鹿胶。杨家祠壁画表面有一层明显的乳胶层,推测是后人在壁画修缮时加入,胶体时间长了会变色,因此才会一度被认为壁画是水泥层。”仲恺农业工程学院何香凝艺术设计学院环境艺术系教师凌杰告诉记者,在修复过程中,最大的难点就是不能破坏原有的墨色层次,因此,要一点一点去喷洒药剂,预计本月之内完成修复。

据介绍,杨家祠门头共发现5幅壁画,其中正面门头有3幅。目前已有两幅壁画逐渐显出真容,两幅壁画的题字分别为“东波笠屐”和“雁塔题名”,而另一幅则只留下“贤弟孝”三字。“古祠堂的壁画大多以相同题材的主题来作画,如春夏秋冬系列或孝敬父母系列,杨家祠的壁画主题则都围绕学业。”

凌杰称,综合各方面考量,这些壁画估计是清末壁画。“从杨家祠门头绘制的这些壁画可见杨家的诗书传统,寄托了屋主希望子孙能在科举考试金榜题名的愿望。”经广州艺术博物院研究员翁泽文初步考证,《雁塔题名》作者为清末民初广府壁画画师陈灼文,南海人。在这幅画中,山峰与山丘的皴法自由灵动,晕染为主,用笔轻松而有笔力,人物点景十分到位,墨色同样是浓淡干湿相宜,凉亭和屋落布局颇有空间感。整体水平比较高,只是在细微处,如进入大雁塔的竹门结构有些许瑕疵,但总体画面完整秀雅,意境别致。而在《东波笠屐》中,树屋多用中峰勾勒和点叶,高山的披麻皴也是湿润的中峰,其余侧峰行笔较多,落笔看得出酣畅淋漓,意境较浓。

扫码进入手机页面